沙漠小镇

沙漠小镇

黑色风铃 著
角色:安轶,林夜

精彩节选 第1章 逃跑的人 “汪?”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一条脏兮兮金毛正疯狂的舔着我脸,黏糊糊的口水,让我胃…

最新章节

第1章 逃跑的人 更新时间:2021-06-10 19:18:53
第2章 我所来到的地方 更新时间:2021-06-10 19:18:53
第3章 晕倒的女孩 更新时间:2021-06-10 19:18:53
第4章 聚餐 更新时间:2021-06-10 19:18:53
第5章 我以为这是缘分 更新时间:2021-06-10 19:18:53

小说简介

公司倒闭,我灰溜溜的逃离北市来到遥远的边疆,本想就这安度余生,可这世上哪有真正的安宁,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说不完的故事

沙漠小镇精彩章节

精彩节选

第1章 逃跑的人

“汪?”

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一条脏兮兮金毛正疯狂的舔着我脸,黏糊糊的口水,让我胃里一阵的恶心,终于我忍不住的呕吐了起来,在腾空胃里的东西后,我艰难的爬向小区门口的喷水池,用冰凉水洗去头里的眩晕。

“诶诶诶,你在这干嘛呢?”小区的保安一脚踹在我的背上,我没有站稳,‘扑通’一声摔到了水池中,身后那保安抱怨的说道,“这种高级小区是你这样的醉汉可以来的吗,喝呸!”说着一口浓痰吐在我的身上。

我艰难的起身,保安看清了我的脸,一瞬间保安的脸色变得阴沉。那他紧张的跑向我,也不顾自己新买的皮鞋能否沾水,‘扑通’的一声跳进了水池,那样子就像一只被吓坏了的母鸡。

“你滚!”我一把将他推开,嘶声竭力的怒吼,“去,把你们经理叫来!”

冰冷的水浸泡着我的躯体,我坐在水池中等待着物业经理的到来。不到五分钟的时间,小区的物业经理小跑着来到我的身前,“骆先生,您这是怎么了,我扶您上来!”

“去调监控,你们的保安把我踢下来的!”我厉声呵斥道。

一个人做了一件事,便要为这事情的后果负责,我是这样,小保安也该这样。

小保安用哀求的目光,可我却没有放过他,将事情闹到了最大,让他丢掉了工作。虽然如此,我心中的不满与怒火却仍然不能释怀,因为就在昨日,我算是体会到了什么是事世态炎凉。

公司倒闭,没有一个朋友愿意接我的电话,就连岳父也将我踢出了家门,我奢望着家中还有妻子与女儿,不想那里却只剩空无一人的房子。

踏着沉重的步伐,走到我的房子,开门走到仅有的沙发上坐下。房间里空荡荡的,所有的电器都被人搬空,冰冷的茶几上摆着的是一份离婚协议。

“呵!动作真快!”我浑身无力的躺在沙发上,忽然,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舔了舔我的手指。我这才发现,那只脏兮兮的金毛竟然跟着我进了家门。

“你也被人抛弃了吗?”我抚摸着金毛的脑袋,它露出迷人的微笑。“好吧,洗个澡,然后给你弄点吃的。”

我带着金毛来到浴室,还好安轶并没有做到最绝,她给我留下了热水器。脱掉衣服,带着金毛洗了个热水澡,用吹风机吹干我两的毛发,脏兮兮的金毛变成了威风凛凛的小家伙,而我却依旧是那个丧家之犬。

在小区外的宠物店给金毛买了点狗粮,在隔壁的商店中顺便为自己买了个自嗨锅。

自嗨锅热气腾腾,锅中的肉食蔬菜浮浮沉沉,桌上那瓶啤酒已然没了大半。我无力的用筷子搅动锅中的食物,桌下的金毛开心的啃着狗粮,看来是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。

我夹起一根香肠,正想要将它塞到嘴里,就在这时有人按响了我的门铃。

“活得还不错?”是安轶,她一脸不屑的站在门口,一副完全不想看到我的样子。

“女儿呢,你把她带到哪去呢?”

“女儿,呵~”她一声带着嘲讽意味的轻笑,一把将我推开,“你现在养得起女儿吗?”说着安轶走向客厅,拿起了那本离婚协议,“怎么还没有签吗?”

“我会签的,这次是我失误,所以你用不着陪我吃苦,可……”我想要说她不能就这样把女儿带走,至少她要让我再看她一眼。

可安轶却瞬间来了脾气,她有些愤怒的看着我说道,“你没有照过镜子吗?难道你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?”她说得对,丧家之犬的样子绝不能展示在孩子的面前。

“好吧!”我点了点头,朝着房间走去,换上了一套运动服,我的正装已全部变卖,如今我唯一的西服也湿漉漉的躺在洗衣间,小金毛屁颠屁颠的跟着我,摇晃着那毛茸茸的尾巴。

“哟,你又养狗呢?”安轶嫌弃的说道,她对狗毛过敏,六年前为了她,我将我的小安安送了人。“走吧,民政局开门了。”

“那么再见了!”走出民政局,安轶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,我望着她远去的背影,泪水不由的在眼眶打转,说来也是,现在的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别人呢?

“安轶!”在安轶拉开车门的那一刻我叫住了她。

安轶有些惊愕的回头,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小萱?”我问道。

“回家吧,明天你就知道了!”安轶说完,便上车离去。

我望着街道上来来回回的车辆,我本想着挥手叫一辆出租车,可这才想起身上没钱,心中不由的有些落寞。漫步在回家的道路上,我不由的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办?

结婚时为了让安轶心安,我将房产都放在了安轶的名下,现在我安轶给了我一周的时间,可如今的我又能去哪呢?

打开房门,小金毛直接扑到了我的身上,我抚摸着小金毛的脑袋,仿佛又回到了六年前,在那租来的房子中与我的小安安度日的时刻。

“你说,我该怎么办?”

“汪汪!”

那夜我又一次失眠,好在酒精能让我睡去,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,是又一次被小金毛舔醒,我拍了拍有些疼痛的脑袋,在一番洗漱后来到客厅,在玄关处我看见了一个信封。我好奇的捡起信封,心想‘是谁这么大早就给我来信。’却看到了信封上北市亲子鉴定中心的字样。

亲子鉴定?

又是一阵晕眩,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,我用颤抖的双手,缓缓的撕开信封,当看到不支持生物学亲子关系几个大字时,我双眼一黑向后倾倒而下,“咚”的一声我结结实实的摔倒在地,要不是小金毛接住了我的脑袋,后果不堪设想。

“小夏不是我的?”我竭尽全力的起身,朝着安轶父母的房子跑去。十二公里的距离,对于这时的我而言,已然算不上什么了。可当我跑到安轶父母所住的小区时,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拦住了我。

“嘿!师兄。”章涵我和安轶的大学学弟,一个身高将近190公分的汉子,他利用身体的优势,一把将我拦下。

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我有些错愕,这几年来我与他并没有联系,而安轶,安轶?

我明白了,原来是他。

“是你?”我瞪大了眼睛,愤怒的盯着章涵,可章涵却是一笑,我这个身高刚到一米八的汉子,在他的面前犹如一个小孩,他轻轻一推,便将我推倒在地。

“男人嘛,不要这么婆婆妈妈的,既然离了婚,那就该放人家自由。”说着他走到我的更贱,用壮硕的手臂压着我打脖子,“你说是不是?”

“你?”我悄悄抓起一块石头,将所有的愤怒砸向眼前这个男人。

“啊!你个混蛋。”章涵被砸得头破血流,他愤怒的冲向我,对着我肚子就是一脚,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挥起拳头又是一拳,两人就这样扭打了起来。

章涵的头上有伤口血液飞溅,整个场面变得血腥,就在我们打得难舍难分的时候,安轶却突然出现了。

“够了!”安轶怒吼着将我推开,她望着额头流血的章涵,随后转身怒斥道,“骆风,你这是要干什么,我和你已经离婚了!”

“你!”我还想要说些什么,却不知是谁报了警,就这样我被警察带到了派出所。

走出派出所,我感到了莫名的屈辱,不但被人戴了六年的绿帽,还被民警狠狠的一顿说教。

雪缓缓的飘落,落在我的脸上,那冰冷的刺痛,让我又一次迷失了方向,我在心中默默发誓。

我要逃离这让人伤心的城市。

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

举报本书
举报类型:
举报内容:
联  系 人:
联系方式:

确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