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后我靠玄学娇宠小侯爷

重生后我靠玄学娇宠小侯爷

许韶华 著
角色:文月宁,文瑾娘

精彩节选 第1章 重生 延华四十二年,冬月癸亥日。 元海县城西菜市口处人头攒动,乌泱泱的人群把本就不太宽敞的街…

最新章节

第1章 重生 更新时间:2021-06-07 14:30:42
第2章 后山 更新时间:2021-06-07 14:30:42
第3章 青云 更新时间:2021-06-07 14:30:42
第4章 中元 更新时间:2021-06-07 14:30:42
第5章 新房 更新时间:2021-06-07 14:30:42

小说简介

前世,文月宁被诬陷弑父,含恨倒在了异母弟弟的狞笑中
今生,她潜心易学,步步为营,誓要一雪前耻! 一次偶然的相遇,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,身份神秘的青云公子,复仇路上的牵绊…… 面对重重困难,她是否能够坚守初心,砥砺前行?

重生后我靠玄学娇宠小侯爷精彩章节

精彩节选

第1章 重生

延华四十二年,冬月癸亥日。

元海县城西菜市口处人头攒动,乌泱泱的人群把本就不太宽敞的街道围得水泄不通。

“你说梁铁匠上辈子是造了哪门子孽,竟生了这么个不忠不孝的玩意……唉!”

“谁说不是呢!看着倒是楚楚动人,哪知是个蛇蝎心肠的歹毒女子……好在老天有眼,叫她没能得逞。这弑父的逆女真该千刀万剐!”

此言一出,周边百姓纷纷附和,直对眼前跪着的女子破口大骂,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一般。

毕竟民风淳朴的元海县已经很多年没有出过如此恶劣的案子,万一再有人效仿那还了得!

文月宁双手被反绑着跪在人群中央。她木然地低着头,脏污不堪的头发上还挂着几片烂了的菜叶。

周围喊杀声不绝于耳,她嘴角动了动,嗤笑一声,竟慢慢仰起了头。

正午的阳光正暖,照在脸上暖意融融,她紧皱的眉头也舒展了几分,露出一张苍白却又秀气的脸。

就在她仰头的一瞬,人群忽地暴怒起来。

一个死囚竟敢昂首挺胸,简直是藐视王法!

当即有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跳出来,眼看着就要冲到她面前。

维持法场秩序的衙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挡住了几人,有个不甘心的朝着文月宁狠狠啐了一口,咒骂一顿才退了回去。

文月宁却像没看到一般,眼中只有澄澈的晴空。

余光所过之处忽地冒出一个人影,径直朝她走了过来。

梁辰一身青色官服,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。

他虽然看上去严肃,却也不能掩盖面上的得意之色。

“我的好姐姐,”梁辰弯下腰,凑近她的耳边低声道,“爹和娘有我照顾,你就放心地去吧!至于你娘嘛……忘了跟你说,爹昨天把她给休了,并且赶出了梁家……你说她一介老妪,还百病缠身,啧啧,出去可怎么活哟!”

文月宁身子一震。她以为心不会再痛,可当她听到娘流落街头,孤苦无依,而自己也将弃她而去时,痛得几乎昏厥过去。

“文月宁,你落得如此下场可怨不得我和爹,要怪就怪你投错了胎,怪你娘生不出儿子来!”

一字一句,如同利刃般狠狠地扎向文月宁的心。她看着梁辰那副丑恶嘴脸,怒极反笑起来。

梁辰脸色“唰”地沉了下来,死到临头还敢猖狂!

他回头看了一眼燃着的香,眼中寒光大盛。

“午时已到,犯人验明正身……行刑!”

众人皆是不解,明明还没到时间,怎么就催着处决犯人?

县衙主簿凑上前来小声道:“梁县丞,这还没到午时三刻呢……要不再等等?反正她也跑不了,也不急于这一时嘛!”

梁辰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对不知所措的刽子手叱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!行刑!”

令牌落地,刽子手手中大刀缓缓扬起。

文月宁逼视着梁辰,忽地高声喊道:“梁辰小人!你与老贼合谋害我,天理难容!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!”

声之哀戚,闻者惊惶。

如果一切能够重来,该多好……

一阵天旋地转后,满目晴空却已阴云密布,而后暗无天日。

这就是死亡的感觉么……

呼吸越来越沉重,仿佛下一刻就要窒息。

文月宁猛地坐了起来,喘着粗气。

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。咦?自己不是已经……

不可能,法场戒备森严,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逃的出去。

文月宁这么想着,眼光一瞥,停在了旁边的铜镜上。

镜中少女稚气未脱,柳眉凤目衬着朱唇,已是有女初长成的模样。

她不可思议地摸着自己的脸,瞬间泪如雨下。

这是她十六岁的模样,她竟然重生了。

少女的闺房一如记忆中那般,而她却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文月宁。

红色的电光闪进屋子,便听院中传来熟悉的声音:“这么大的雷,她爹咋还不回来……”

这声音……文月宁再也忍不住,光着脚奔向小院。

“娘!”

“这丫头……又是发的什么神经……哎呀要打雷了快回屋!”

文瑾娘轻轻推着文月宁,奈何这闺女就跟粘在自己身上一样,怎么也不肯放手。她只好“拖”着文月宁退回正房,刚把门关上,窗外便雷声大作。

过了好一会儿,文月宁才放开手,哽咽地看着文瑾娘。

前世她爹梁大力霸占了外公留给文瑾娘的房子,把她赶出家门,又趁文瑾娘卧病在床之际迎娶张万氏,文家的祖宅就这样落到了外人手中。

这张万氏便是梁辰的亲娘。然而他们一家人并不满足于此,总觉得文月宁是个祸害。

在张万氏的怂恿下,父子二人便合谋诬陷文月宁弑父,最终将她斩草除根。

可怜文瑾娘丢了祖宅,唯一的女儿又被害死,这世上最大的苦楚也莫过于此。

这一世就算是拼上自己性命,也要护娘周全!

文月宁在心里暗暗发誓。

文瑾娘看着女儿眼眶发红有些不对劲,便轻声问道:“丫头,你是哪里不舒服么?怎么还哭上了……让娘看看。”

“我没事儿,”文月宁擦了擦脸上残留的泪痕,强颜欢笑道,“方才做了个噩梦,跟真的一样,醒来就是这副样子,让娘看笑话了。”

文瑾娘这才放下心来。又是一道闪电划过,她脸上忧色又现,喃喃道:“你爹怎么还不回来……会不会遇上什么麻烦了?”

文月宁冷哼一声,这厮哪会有什么麻烦,说不定怀里正搂着张万氏在租来的宅子里逍遥呢。

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,准确无误地打在文月宁额头上。

她抬眼望去,房梁上不知何时挤满了一排细密的水珠,正滴滴答答地往下落着。

文家祖宅始建于民和三年,至今已有五十余年的光景,四处透风不说,碰上雨雪天能好好睡一觉都是奢求。

为这事文瑾娘在梁大力面前不知抱怨了多少回,然而最后都被他以没钱为由拒绝了。

文月宁前世想不明白,梁大力是元海县三河村有名的铁匠,铺子里的生意一直很好,按理说不该缺钱,更何况修缮房屋也用不了多少。

直到十年后她才明白,原来梁大力把挣来的钱全花在了张万氏母子身上,哪里还有一点剩余!

可惜她知道的太晚,十年时间养虎为患,最终死在这群小人手里。

文瑾娘也感觉到漏雨了,皱着眉去杂物间找来一摞木盆,每间屋子都放上两三个,不一会儿“啪嗒啪嗒”声便不绝于耳。

“娘,今儿个是七月初几?”文月宁若有所思地问道。

文瑾娘愣了一下,直起身子捶着腰道:“你这丫头才多大就过糊涂了……明儿个就是中元节了,你说今天是初几?”

七月十四……文月宁依稀记得,她十六岁这年夏天,梁大力带着一个十三岁的男孩回到家里,谎称是他老家远亲的孩子,因为父母双亡瞧他可怜决定收养他。

文瑾娘当然不会轻易同意,梁大力恼羞成怒倒打一耙,开始数落起她生不出儿子来,耽误他梁家传宗接代的大计。

文瑾娘最后还是妥协了,谁叫自己仗着人家过活?

这个所谓的远亲孩子便是梁辰。

梁大力和文瑾娘成亲后不久,便和邻村的寡妇张万氏好上了,但是碍于岳父德高望重,两人只能暗地里偷情。

这一过,就是十三年。

文月宁算算时日,梁辰进门差不多就是这几天了。

该准备一场大戏,让娘好好认清这厮的无耻嘴脸了!

在这之前还有些时间,不如先把这老屋给修整一番吧。

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

举报本书
举报类型:
举报内容:
联  系 人:
联系方式:

确认举报